2020,我的愿望,我的清单

2020年01月02日 10:55 来源:腕表之家 类型:表家号 作者:大写的萝拉

岁末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清单,我的并不稀奇,也总觉得不值得一书,看来我仍然没有一个做〝作家〞的基本分享精神。

在微博、微信公众号里,还是有不少人问:你是卖的吗?当然身为一个成熟稳重的社会人,我只能回答:不是。但极其不成熟的我的内心,只想对着他们说:如果我专心卖表,我文章肯定写不好;如果我专心写作,我肯定表也卖不好,然而最可怕的就是摆荡在其间的人吧。但这背后的大实话还有:我并不喜欢与人接触,更不可能如一个优秀的销售能够与顾客完美相处,说我难相处也是吧,也只有与人类格格不入,我也才能与文字的诡辩、力量、优美与利刃和平相处。

一个人的智力有限,我一生只能专心干一点点儿事。

我从小就认清了我不是个赚大钱的料,也不太可能握权且平步青云(就凭我这高傲的性格?!),我只能一直忠实的成为我自己,专心地以自己一丁点的能力让自己过得好一些,尽量不给人惹麻烦。所以虽不羡慕那些文章一出手就几百个留言看不完,还有那些疯狂转发的段子帖,但仍然是自叹不如,我并非明星名人,也非公众大V号,不觉得自己〝带货〞,所以更不懂为什么年末总有很多大号人物要列出清单,还这么多都是要买的东西,然后人们都强转(是客户?)。

我只代表我自己,写下来以免自己做不到且后悔的目标设定,让读到的人,有机会与我聊上的时候,问起、督促我到底这些清单事物都办到了没有?朋友告诉我,钟表圈太狭窄高端,写一些接近地面的东西,可以与读者们有更强的共鸣与互动,觉得我更容易亲近且亲切(当然借此开拓更多粉丝读者),我想着:万一,我把一件很接地气的事情也写得高深,怎么办?

回归正题,2020年,我只想干几件〝不正经〞的事儿:

一次全放空的学习。2020年一开春,我就要去欧洲学习短期的彩色宝石的专业课程,这对我来说是太过正经的事,是牵扯到我的职业专业用途,而却不是件放空的事儿,因为我仍然是带有职业精神去学习的。

然而,我更想去学习的是DJ混音、EDM电子混成制作的课程。从小我就喜欢音乐,和所有广大〝旧时代〞的同学们一样,父母希望你专心学习,并且没有经济能力培养你去完成这么一个昂贵的兴趣,但我也不是个执着的主儿,因为我更热爱的是流行音乐、新音乐,并非那种像杰伦从小苦练的古典钢琴,于是我自学管乐,向学校乐队借乐器,常常还因此被那些势利的同学笑话,我偷偷躲在乐队练习室的仓库自己学着五线谱和吹奏。

没有遗憾地,我成为一个很会写作的人,能够在这个社会,用自己微薄的写作能力养活自己,而我现在,要去学习我最向往的流行音乐。我常常惋惜的是,为什么我没有成为一名流行音乐的填词人?我不能成为李清照、薛涛或是李白、杜甫,却也没有机会成为黄伟文、林夕、李焯雄、陈小霞等,可现在经历了人生一大半精彩的我,想要继续用不同形式的创作去丰富剩下的另一半,也许哪一天我也可以是地下音乐创作者:Producer 或 DJ Laura?

说好的不放图旅游札记。

很多人小时候都看过三毛在世界各地游历的文章,那时候《撒哈拉沙漠》一书骚动了多少人流浪的情怀,我虽从未阅读过三毛,但我在徐志摩、朱自清、梁实秋、爱亚、张爱玲、村上春树等作家的散文中,感受到那纯文字带给人们想象力的世界,可以如何以文字牵动人们心弦。从事杂志行业以来,我早已开始习惯图文思考,很多可以留给文字的发挥空间,我都克制地交给了图片,如今我们已经习惯了从数码平板去阅读世界,我却想要试试看,我是否也可如我所崇敬的作家们,做一次纯文字创作的艺术家,没有图像辅助,只有我的文字与你游历。

去一个从没有去过的地方。

一年到头四处奔动,朋友们常问我哪里没有去过,其实比起我那些爱冒险的朋友,我充其量不过就是个在全球都会间游走的城市草包。即便想要换一些什么不同的旅行方式,我顶多也是从赫尔辛基搭船到斯德哥尔摩、别人搭飞机到西西里岛,我楞是与当地人挤船渡夜过去。2019年我做了一个无攻略不烧脑的游轮体验,2020年我给自己下一个什么目标呢?

不如我们一起去,我向往已久《乐士浮生录》里面所记录的古巴拉丁爵士乐发源的地方:哈瓦那?

继续不断奔走看表演。

2019年开始,我不停地在看文艺表演,倪大红出演的《银锭桥》、《安魂曲》;廖凡出演的《浮士德》、著名的话剧《繁花》;美国小说改编、沙溢与胡可主演的《革命之路》;林奕华的《聊斋》;其他还有杨丽萍的舞剧《春之祭》、芭蕾舞剧、音乐剧等。我想起年轻的自己,总是追着〝屏风表演班〞的所有剧码,已故的李国修老师就是我对话剧艺术理解的精神领袖。华语世界有太多优秀的演员、导演与舞美设计的人才,却太少剧作家,李国修老师是少数可以自编自导自演的全才剧场人,他瘦小身躯却精力十足的样子,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脑海,是他,让我成为一个看得懂人生、看得懂戏剧艺术的小孩。

舞台剧《安魂曲》官方照片。

自从李国修老师生病到去世,我就几乎不再进剧场看戏,从台北、香港、新加坡到上海在工作中辗转,如今是我在上海居住的第十年,我告别了自己年轻时的执着,开始去接触自己过去一直没想过要前进的地方,告别了除李国修老师让我感受到表演艺术的亲切与温情外,我开始前往国内各大城市,结合旅行与看表演两件事,去感受来自全国各地、世界各地,对剧场表演同样怀抱着热情与才华的人们。是翻译剧本也好,是重复经典也可,甚至全新创作的剧码,是杰出或是平凡,我都继续用自己的行动去支持,这些坚持不易的行当。

那么我2020年的清单是什么?从1月1号的皮影戏开始,接着在杭州的意大利原版歌剧《阿依达》;三月在南京、老舍原著小说《牛天赐》剧码(主演是郭麒麟、阎鹤祥),你们有什么其他表演的新发现,也分享给我?

舞台剧《牛天赐》官方照片。

每一年香港钟表杂志《游丝》都来信采访:请问今年最想买的表是哪些款式?

我想很多朋友也会好奇我的答案,我暂时把这些答案放进2020年公众号开篇去回答,但是我的确有些自己很物质的小愿望,在这里也随便提一提吧。

那天和AP一起做复杂功能腕表的贵宾分享交流,当时总部来的Mario带来巨大的〝寸镜〞,和我在瑞士表展时,看到一个香港媒体用在手机上外加的镜头一模一样。加在手机上的镜头,简直是个小巨炮,拿在手上,它又是个比一般寸镜大上四、五倍的巨型〝寸镜〞。

这个叫做Loupe System的品牌已经连续几年在瑞士巴塞尔钟表展上展示商品,说也奇妙,我竟然查找不到任何这个品牌的创办人资料,但2019年他竟然如此大胆地与MB&F合作,推出一个火箭造型的寸镜套组,售价要3,300美元。

而Loupe System单一个巨炮型寸镜的定价也得500多美元,其经销点也非常少,但可以透过官方网站订购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这个巨炮寸镜可以搭着手机壳架在手机上,可微距拍摄机芯细节,光是这个专用手机壳就得100多美元。上回到新加坡出差的时候,一度冲动地想去在新加坡的经销点一探,但先在网站上浏览片刻,对于这样的定价,是有点退却了。

一般手机外加微距镜头拍摄机芯,其实有一个致命的问题,这其实也是在光线来源不充足情况下,以寸镜观看机芯的问题:照射在机芯上的光线不充足且被寸镜与观看者头部遮避部分光源,而Loupe System的巨炮寸镜可以外加环形灯外圈,便可在观看时直接外加光源。

我想这可能就是2020年一直让我悬在心上的奢侈品吧,五百多美元一个寸镜,只用来看表,你想过吗?平时多高定价的表,我都见过,可在这一关上,我还得想想。

写到这里,好像还没把想完成的愿望与清单写完,篇幅有限也不多写了,就顺便说说一些其他的什么?希望我2020年有时间可以写一写餐厅美食,其实我不是个爱吃东西的家伙,但确实也是个无比挑剔的美食主义者,希望在2020年能遇到让我真正惊艳且难忘的餐厅,为这个难得记上一笔。更希望2020年,我能顺利出版一本关于钟表艺术、设计的书籍,也不枉我在过去将近20年内,撰写了至少数百万字以上的钟表评论文章。

其他的就留给你们,在本文下留言,告诉我,你们的清单与愿望。(本文除官方提供图片外,所有拍摄图片皆为作者原创,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使用)

加入蘿菈朋友圈
搜索 daxiedeluola 蘿菈微信号,
进入蘿菈的朋友圈,并有机会加入蘿菈表友群。

声明:本文为腕表之家自媒体平台“表家号”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腕表之家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

最新评论

jasson777
jasson777

寸镜,必须买。

2020-01-03
00 00
齐超
齐超

看看我就是看看

2020-01-02
00 00

我来写评论

我来写评论
提交评论

表家号

大写的萝拉
已发表 162 篇作品

专栏主笔Laura Lan蓝思晴专精机械钟表赏析,亦对珠宝、生活、文化与艺术等各领域皆有着独到的见解。

TA的更多文章 >
下载APP
关注微信
分享到 更多
送彩金的娱乐网 ag娱乐平台送彩金 免费送彩金可提款 送彩金的彩票平台799彩票 菲斯特机器人 那个棋牌游戏送彩金 什么平台送彩金的 真人百家乐送彩金 首存送彩金低打码 真钱棋牌注册送彩金